摇运输

 合作案例   |    2018-09-01 00:06

七十年代中期,摇运输是生产队里的一种“三产”。在劳动力紧张的情况下,队长也要忍痛割爱派出好的劳动力去上海、苏州摇运输。目的是让生产队增加外来经济收入,到年终分红时可增加点劳动单价;让社员的香手手都能分到点香香钿,从而消灭透支户!

那是我正值青春年少,算是队里的好劳力。摇运输当然会有我的份。经队长反复推敲,细致考虑,出去摇运输的人,必须会游泳,要八面玲珑,四面圆稳,还要有点文化。可是那时队里只有我与水根是“文化人”,他五年级,我也读了五年书。按人头排查,只有我与水根有这些条件的。

我们知道:摇运输不是去当兵,不是上大学,那是苦差使的苦差使。轮到我与水根,这是队长的命令,没有讨价还价。水根比我小两岁,他属猴,我属马,马与猴搭挡尚可。他灵活,我勇敢。

队里一条五砘水泥船,简易打扮后就是运输船了。我们的任务是装石灰,从木渎西垮塘窑厂每天装一船石灰,摇到苏州阊门房管所码头,将石灰一筐箩一筐箩扛上岸,扛进房管所的石灰池里用水化掉。这样就算完成任务。可是我俩满面是汗,浑身是灰,鼻涕流,眼泪滴。一天繁重的劳动,身子骨象散了架一样。可是我们还不能休息,继续将船摇到木渎石灰厂,停靠停稳码头后,才开始在行灶上炒菜烧饭。吃好后简单擦擦身子换换衣裳,等待明天继续装运,继续摇几小时水路去苏州房管所码头,继续当搬运工人,继续汗流浃背。

我俩从木渎摇到苏州要几个小时水路,水路弯弯,水流急急,有时候遇上逆风逆水也要拼命地摇,碰上河水湍急,我们不怕牺牲,也要闯过这险阻难关。

有一天,我们从木渎出发,船摇到横塘市稍,不慎船搁浅了,搁浅没事,用跳板撬开后,船就会滑向深水处。可是船底搁到了一块三角石头上,这可糟了,船头船底部渗进水来。那只好靠岸,将船停泊在无干扰港湾的浅滩上,将船抛锚定位,不能松驰滑动。

船破漏水,必须修补。完好后才能继续航行。

我俩走上岸,来到一家水泥制品厂,象乞丐一样到处要水泥。当一开口,那负责人说,这里水泥一点也不能外流,不好意思,爱莫能助!

我们再往前走,一边走一边打听。有位大叔告诉我们,往前走二里地就有一家水泥厂,你们去试试看。就这样走了半小时,来到了那家水泥厂。那门卫说,要找供销科长就能定夺。

我们来到楼上供销科,那科长正好在。我发了支”友谊”牌香烟,(2角9分一包)并说明来意后,那科长说,不抽不抽,水泥吆可以解决,但要付钱的,因为工厂有规定,不能随便送人。我说好啊。就这样付了1块钱,买了20斤水泥。后又到黄沙场上又买了5毛钱黄沙。

材料搞定,水根补船。他精心处理掉搁破的水泥碎片尘埃,然后将拌均的水泥小心翼翼地涂了上去,弄得光光滑滑,万无一失后才大功告成。我俩才算松了一口气。

水泥硬度24小时后有效。这样一来,我们两个工日付之东流。关于结算,现在想不起来了。每天估计在10分人工,当然亦可多劳多得。但那时能完成任务已经是不错了。每个工日在7毛钱左右,两个工日就是损失了一块四毛钱。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?!成了笑话奇谈!

船下水了,继续装运货物。这次我们任务是到陆慕油厂装运菜籽油,装满后运到木渎镇。当一桶桶油装上船舱,我心里一喜,菜籽油好香啊!闻一闻心也醉了!这次我与水根炒青菜就不愁油少了。可是我胆小啊,绝对不敢将桶盖打开。要是现在,拿一根细细的尼龙管,往桶内一塞,嘴巴用力一呼一吸,油就会轻松地流入雪碧瓶。调济一两斤油绝对没有问题。你想,装四吨菜籽油正负一两斤属情理之中。可是,可是我们没有这样做,不做的好,做了就是顺手牵羊。如做了,叫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了。那时觉悟高,公家财物不能随便碰啊!

青年朋友们,我讲的故事相信吗?我讲的没有添油加酱,没有虚构,都是真实的。

悠悠岁月,欲说当年好困惑。亦真亦幻难取舍。那时经济落后,物资匮乏,在那个年代遍及全国各地乡村,每个农村角落。那是人民公社百姓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数十年一晃过去,当年风华正茂的我,如今已夕阳正红。已开始领退休工资了,(养老金),苦难已经过去,甘甜已经到来!深深感受到党和政府温暖,老有所为,老有所养,老有所医,老有所乐!

经受了磨难,历尽了艰辛,饱尝了痛苦,我一定倍加珍惜。人生苦短,活在当下,开心每一天!

摇运输,宛如平常一段歌,今生永生难忘啊……

作者简介谭良根,1954年生,现为苏州市书法协会会员,相城区作家协会会员。著有散文集《亲亲阳澄湖》。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