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输和梅花

 货物运输     |    2018-09-25 05:55
运输和梅花

文/首席民工

        日头从村东杨树林露出羞怯的脸庞时,娘正在灶屋里烧着蒸馍锅。娘拉着风箱,呱哒,呱哒,不急不缓节奏分明。红红的火将娘的脸也映的红红的,像村东杨树林那边的日头。

        不知何时熟馍的香味开始在灶屋弥散开来,越来越浓越来越香。

         灶屋太小盛不下这越来越浓的香就理直气壮的飘得满庭满院都是。

         庭院里,运输在仰着头看天,看天上的云,天上的云真白呀,像甜甜的白糖。

         一只鸟儿飞来在甜甜的白糖下一圈一圈地盘旋。运输也学着鸟儿的样子在庭院里张开双臂一圈一圈地转。运输看见天和云都在转。运输觉得很有趣就不停的转,转着转着运输就倒啦。倒在地上的运输觉得大地也在转,运输觉得更有趣啦,就嘿嘿地笑了。

         输,躺地上弄啥哩,起来,起来吃白蒸馍啦!娘从灶屋出来手里托着个白蒸馍朝运输喊。

         娘蒸的白蒸馒香不香?

         天上的白云甜啊,娘蒸哩白蒸馍香!

         谁教给你哩?

         俺自己编哩。

         俺家运输可真能!

         嘿嘿,嘿嘿。听见娘的夸,运输只是一个劲儿的笑。

         吃完白蒸馍,娘擓着一篮子白蒸馍拉着运输说,走。

        弄啥去?娘。

        给你说媳妇你去不去呀?

        去,去!嘿嘿嘿。

        天上的云依旧白的像白糖。地上的麦苗绿的一望无际。走在地上的运输看着天上的云张着双臂学着天上的鸟。不时被高低不平的路拌倒,运输却并不在意,一轱辘爬起来依旧学着鸟的飞翔。

        别学了,好好走路吧,衣裳弄脏了人家不愿意了咋弄哩?

        哦,那不学了。

        ……

        他婶,你觉得咋样哩?

        只要两孩子没啥意见,就中。

        我看梅花没啥,你看她还看着运输笑哩!

         那,中吧。

         ……

         天上的白云甜啊,娘蒸哩白蒸馒香。

         谁教给你哩?

         俺自己编哩!

         那,你还怪能哩。

         嘿嘿,嘿嘿……

        天上的日头累了一天,地上的运输和梅花也累了一天,坐在低矮的土墙上看着日头红了脸在村西的杨树林落下。日头落了,天就快黑了。

         梅花 ,天黑了,咱回家吧?

         中。

         ……

         输,你弄啥哩?

         俺开墒啊。

         你开墒爬俺身上弄啥?

         他们说男人和女人一起就要这样。

         哦。

         日头依旧从村东头升起,在村西头落下,不急不缓。就像运输和梅花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  输,俺想吃番茄。

         好,我去给娘说。

         娘,梅花想吃番茄哩。

         娘一听脸上的皱纹笑成了花,笑着笑着眉间又拧成疙瘩,唉,输,咱没钱啊!

         梅花,娘说咱没钱啊。

         输,我可想吃番茄。

         中,我去给你弄!

         俺老婆想吃番茄。运输一路跑到镇上,对一个卖番茄的说。

         想吃就买啊!卖番茄的说

         可俺没钱。

         没钱还想吃番茄?除非你给我磕个头叫声爹,我给你个番茄。

         中!运输说罢往地上一跪开始磕头。咚!爹。咚!爹。咚!爹……

         好了好了,起来吧,大清早咋碰到这号货哩!你就拿几个赶紧走吧,唉,霉气!

        梅花,番茄甜不甜?

        甜,甜!天上的白云白啊~运输哩番茄真甜!

         谁教给你哩?

         俺自己编哩。

         那 ,你也怪能!嘿嘿,嘿嘿。

         嘿,嘿嘿。

— END —

作者简介

首席民工一本正经的民工,喜欢用文字调和百味人生,仅此而已。

愿你的故事细水长流

《窗外视角》公众平台征收广告,并诚邀个人,商家,企业合作或赞助。非诚勿扰。

文章题材不限,需原创首发,文责自负。

稿费来自打赏金额的百分之八十,次日发放。五元以下及发稿后一周外的赞赏不再发放。

部分图片来源网络,若侵权,请联系。

联系编辑:xualiuyuxin963